起源:艺术创作委托计划

爱彼艺术项目邀请艺术家创作作品,以他们非常个人的创作手法来诠释并探讨爱彼的文化及地理发源地。
大部分的艺术项目相较于艺术创作委托计划,规模都较小。这些艺术项目证明了爱彼与艺术这两个创造领域之间深入且丰饶的对话,双方都能进行有效的交流,而这些也代表了爱彼根深蒂固的价值观。

2019

雅娜ㆍ文德伦:从栗曙森林到汝拉湖泊的深处

雅娜ㆍ文德伦(Jana Winderen)的《从里苏森林到汝湖深处》(Du Petit Risoud aux profondeurs du Lac de Joux)沉浸式现场声音装置登陆2019巴塞尔艺术展,亮相于费尔南多ㆍ马斯特兰赫洛(Fernando Mastrangelo)设计的爱彼会客厅,带领观众开启爱彼品牌发源地——汝山谷的美妙听觉之旅。 艺术家进行实地探访,捕捉汝湖与里苏森林的自然声音。 这件装置作品也将亮相HeK(巴塞尔艺术展电子之家)举办的现场音乐会。

文德伦:从栗曙森林到汝拉湖泊的深处

我和制表师一样痴迷于细节,专注于细节。我仔细‘倾听’周围的勃勃生机,观察它们与环境之间的互动。这种专注的聆听方式让我越来越能发现身边的美好。

Jana Winderen

挪威声音艺术家雅娜ㆍ文德伦(Jana Winderen)带领观者开启沉浸式感官之旅。通过将各种细微而神秘的声音放大,拨动观者心弦,激发他们对大自然的兴趣,并倡导大众尊重自然的理念。过去十四年中,雅娜ㆍ文德伦使用高精度、高品质的水听器、麦克风及超音波探测器,记录了鱼类、甲壳类动物和哺乳动物在水中的声音。她同时也尝试捕捉听不见的声音,例如超出人类听觉范围的超音波,它们可能来自海洋、河流及湖泊,或是在人耳无法听闻的其他环境之中

关于作品

雅娜ㆍ文德伦的装置艺术作品放大了周边环境的声音,将聆听者与脆弱的全球生态系统联系起来。爱彼委托雅娜ㆍ文德伦创作的最新作品《从里苏森林到汝湖深处》(Du Petit Risoud aux profondeurs du Lac de Joux),涵盖了汝山谷的万千气象,从里索森林中树龄高达300年的云杉树,到汝湖深处鱼类发出和听到的声音。雅娜ㆍ文德伦采用高解析录音,包括音场麦克风、水听器和超音波探测器,捕捉并放大了人耳可以听见以及听不见的生态之声。除了探索她声音与可见物体之间的“落差”之外,雅娜ㆍ文德伦还关注到人类活动对森林和土地产生影响的声音。

雅娜ㆍ文德伦的声音拼贴作品邀请观者亲身参与,并体验独特的观看、聆听以及与周围环境互动的方式,同时唤起他们的生态意识。

2018

奎悠拉:Promenade & Remains : Vallée de Joux

2018年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期间,爱彼推出奎悠拉创作的4k影片《Promenade》,展现无人机穿越汝山谷森林拍摄的影像。
《Promenade》在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海滩展会的收藏家会客厅和科林斯公园(Collins Park)的Rotunda展出。

Promenade & Remains : Vallée de Joux

格约拉(Quayola)

Quayola是一位意大利音像艺术家,他使用最新的先进软件、计算机技术和编程,打造出身临其境的音像装置。他研究对话,以及真与假、比喻与抽象、新与旧之间不可预测的冲撞、紧张与平衡。他的作品探索摄影、几何、时基数码雕塑,以及音像装置和表演。爱彼与Quayola的首度合作缘起于2012年皇家橡树系列面世40周年展览。

我探索的是超越人类感官和风景绘画历史传统的新美学。

关于作品

他的艺术创作将爱彼的自然根源与自己的视觉艺术完美结合。他的创新美学超越了人类感官范畴,在结合风景地貌绘画传统的同时,仿拟了精准而高超的制表工艺。奎悠拉(Quayola)创作了一系列超高分辨率的视觉图像,利用无人机对汝山谷和瑞士侏罗山脉进行高精度扫描,然后利用获得的数百亿个极为微小散点创作出一系列高清晰度的印刷作品。 奎悠拉利用这些高科技手段来解读自然环境,对爱彼发源地的传统“风景”进行创新的诠释。

2018

From le Brassus to Bangkok

名为“从布拉苏丝到曼谷”的这场展览,邀请人们对技术和艺术探索进行了一次时空旅行,其目的是相互交流并分享经验。
制表、工艺和艺术其实具有共同的本质。英国摄影师丹ㆍ霍兹沃斯(Dan Holdsworth)和泰国艺术家阿林ㆍ朗姜(Arin Rungjang)的作品,为展览增添了一个亮点:他们的作品旨在探索人类、大自然与时间之间的联系。

《旅行》

阿林ㆍ朗姜

来自曼谷的先驱装置艺术家朗姜创作的艺术作品,其创作灵感取材于有关东南亚的历史、象征性符号和回忆。他以多种形式进行实践创作,包括录像、雕塑,甚至烹饪课程。朗姜擅长借用日常用品和个人创作经验,通过其作品来削弱公共和私人、内部和外部,以及过去和现在之间的界限。而一些能够跨越时间和空间、并能把事件连接起来的对象就是他研究的核心。

朗姜:《旅行》

阿林ㆍ朗姜的作品《旅行》(Voyage),就记录了那些承载着我们创造、回忆和想象过的地方。

关于作品

他对运动图像和灯箱进行组合,配上自然和钟表混合的声音,由此创造了这件富有乐感的作品,其诗意的想像力灵感正是源自于对布拉苏丝的回忆。在与那些有过长久经历之后才加入爱彼工作的人交谈之后,朗姜得以了解到哪些地方会在他们的个人经历中产生共鸣。

丹 • 霍兹沃斯 ( DAN HOLDSWORTH ) , 《无垠山与时》(Continuous Topography),2016 年 & 《汝山谷》(La Vallée de Joux),2013年

2011年以来,爱彼多次委托丹 • 霍兹沃斯拍摄瑞士侏罗地区,创作摄影系列作品,因为爱彼自1875年创立以来,公司总部一直都设立在这著名山谷中。

丹·霍兹沃斯

英国艺术家丹·霍兹沃斯(Dan Holdsworth)以拍摄风景造就了他的创作生涯。他使用多样的技法与科技,从延时曝光的拍摄技巧到精密计算空间坐标的前沿科技,他创造出反映光线作用的影像--无论是阳光、月光、宇宙星辰之光或人造光--或代表能无限扩展延伸的地质时期。

关于作品

《无垠山与时》(Continuous Topography)以“真实”结合“虚拟”的表现方式来探索侏罗山脉那独特的地质构造与自然景观。借助最先进的数码照相测量和地理位置映射技术,收集了数以百计的摄影图像,并通过电脑程序将图像与GPS坐标联结,霍兹沃斯因此扩大了摄影创作的疆域,发展出一种全新的美学风格,某种介于世界最古老地质学领域与最前沿科技虚拟世界的创作美学。观察这些地质岩层从开始形成至今那令人不可思议的时间跨度,艺术家引领我们去重新思考我们与时间的关系。

关于作品

霍兹沃斯在他创作的《汝山谷》(2011-2017)摄影系列中,记录了这片山谷最寂静的时刻,捕捉到薄雾弥漫下古老的森林和冰川地形,以传达这片山谷的景观所蕴藏的时空意义。

2017年

程然: 《昼夜之渐》

程然的《昼夜之渐》(Circadian Rhythm)影像装置作品是为爱彼2016年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举办的品牌历史大展《驭时·先锋--爱彼当代艺术及高级制表展》而创作。随后又于2017年巴塞尔艺术展的爱彼会客厅展出。

《昼夜之渐》

程然

程然于1981年出生于中国内蒙古,是年轻一代中国艺术家中最值得注意的一员。程然以突破录像艺术的疆界而闻名。他大量借鉴中国与西方文化历史来创作艺术装置,并以录像艺术最核心的时间与空间概念来取代平铺直叙的叙事手法。

关于作品

结合爱彼的发源地与艺术家自己的视觉艺术创作风格,程然选择汝山谷作为影像装置艺术作品《昼夜之渐》的拍摄地,在景观和声音中不断转换视角,令观者流畅自如地穿梭于溪涧流水、苔藓森林之间,体会微小时计杰作中的世界。引人入胜的影像将观者带入程然最深刻的创作世界,同时也传达出汝山谷独一无二的氛围--这个一代又一代地培育爱彼先锋精神的天地。

2015年

亚历山大·乔利(ALEXANDRE JOLY),《野星座》(WILD CONSTELLATIONS)

乔利为爱彼2015年香港站巴塞尔艺术展会客厅创作了《野星座》,这组声音装置作品是装设在一面覆盖活植物的生态墙上,并由此发出声音。

亚历山大·乔利

在法国出生、定居日内瓦的亚历山大·乔利是一位装置艺术家,其创作主要关于创造声音及探讨自然的物质性。他为特定场域创作的装置和表演艺术结合视觉和听觉元素,呈现出一种让观者可全身沉浸其中以进行体验的独特的想象风景。

关于作品

为了创作这件作品,乔利在汝山谷和爱彼表厂及其博物馆收录了众多大自然和工艺产业的声音--微风轻拂枝叶的沙沙声、山坡上的冰裂声、腕表机芯的滴答声。然后,他再将这些从特定地理位置收录来的丰富多样声音用Ableton Live音乐制作软件剪辑成长达四十五分钟的混音作品。

2014年

科特·亨斯克拉奇(KURT HENTSCHLÄGER),《测量》(MEASURE)

《测量》(Measure)是为了2014年的巴塞尔艺术展而创,并于该展中呈现。这部影片在瑞士侏罗山脉的汝山谷拍摄,就在爱彼总部附近。虽然此地离日内瓦只有一个小时车程,但山谷让人感觉幽静偏僻、远离尘嚣,似乎完全不受文明影响。

科特·亨斯克拉奇

驻芝加哥的艺术家科特·亨斯克拉奇(Kurt Hentschläger)创作本能自发性、沉浸式场景的视听装置艺术及表演艺术,探索间接体验和直接实际体验的疆界--尤其是对自然的印象。

关于作品

亨斯克拉奇的全景作品捕捉并收汇了他对山谷原始高原和森林体验的精髓。交错自然与人造形式的视觉影像令人感到着迷出神,反映出艺术家对于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我们如何体验大自然这个课题充满兴趣。事物会改变,但我们知道自己转换了空间的唯一迹象是因为我们感知到抵达一个不同的地点。时间被缩短或延长,以压抑“移动”的概念。一切颜色、色调、质感纹理、感受知觉和光影都几乎无法察觉地在转移变化。亨斯克拉奇对“情感如何影响感知”这个课题深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