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下一轮明月

爱彼万年历腕表

自1875年创立以来,爱彼创作非凡日历型时计的历史从未间断。若把所有测时工具视为天文学的表现与延伸,那么日历机械装置就是见证历史的复杂功能,完美体现天文观测与历法和时计演变之间的密切关联。汝拉山谷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坐享观测天体与欣赏奇景之利,无论是过去或现在,对从自然景观汲取灵感的制表工艺师而言,这里始终是研发制表工艺的理想地点。

爱彼万年历和全日历腕表是出类拔萃的珍罕时计,体现精彩纷呈的美学与无与伦比的品质,长久以来深受收藏家的认可与推崇。万年历怀表自公司1875年创建伊始就发行问世。根据档案资料的记载,首枚搭载月相显示的爱彼全日历腕表在1924年开始销售,而首枚万年历腕表则于1950年制作,并于同年送交顾客。

根据新近的研究成果,至少有三枚万年历腕表在1950年代初期由爱彼制作;然而,这三枚腕表同样也缺乏闰年显示功能。这些腕表正好制作于爱彼开始落实编号记录之前,因此,这些全新的万年历腕表旋即就以5516的号码进行编列。

在二十世纪的上半叶,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家表厂知道如何制造万年历腕表。这段期间,已有含爱彼在内的多家公司通晓搭载月相显示的全日历腕表的制作;然而,也就是在同一时期,万年历装置仍被大多数表厂公认为高度复杂功能中难以捉摸的微型机械,是当时传统制表业所面临的最艰巨挑战之一。据信,首枚万年历腕表由百达翡丽公司在1925年制作。1941年,这家表厂量产推出首枚万年历腕表。尽管这些时计都是值得珍藏的重要作品,但它们都缺少之前万年历怀表所搭载的闰年显示功能。闰年显示是万年历腕表的一大关键功能,因为它是既能精确、清晰地在浩瀚无垠的天文周期中界定日历的机械装置。

1955年,爱彼领先群伦,开始生产全球首见、以天文闰年显示为特色的万年历腕表系列。编号5516表款后续总计推出仅仅9枚深获好评的经典腕表。这些时计除搭载精雕细琢的36.5毫米表壳外,更别出心裁地搭配了一枚细节一丝不苟的亮丽表盘。继这款深具创意而令人爱不释手的珍罕腕表所引发的一股热潮后,在这款系列腕表内,表盘的造型再次推陈出新,尽管就一些细节所作的演绎看似微不足道,却让其中几枚腕表因而焕然一新,成为独一无二的时计。

搭配闰年显示的5516表款的初始系列于1955年投产,而且仅发行3枚。它们位于12点钟位置的月相开口以及位于6点钟位置、搭配闰年显示功能的48个月的副表盘,是让人一眼即可识别的两大特色。这些时计的月份被划分为四面扇形,以显示四年一闰的周期,并以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清楚标示。为了能轻松读取并提高腕表的功能性,一年的12个月以位于3点钟位置的副表盘显示,因此更为醒目清晰。表盘以3个字母的缩写显示每个月份。这三枚腕表于1955年制作,1959年正式送交顾客。

这个版本的六枚卓越腕表于1957年生产,并于1963年至1969年间售出。这些腕表中的其中两枚属爱彼典藏部门所有,而其中另有一枚在表盘上可见零售商Tiffany & Co.的标记。

除了是表盘上含闰年显示的全球第一枚系列生产的万年历腕表外,5516表款也是现存的二十世纪établissage制表制度的精美典范。这种生产模式于十八世纪在汝拉山谷诞生,仰赖由数百家小型专业独立工坊组成的合作事业体。组装师(établisseur)通过协调制表工艺师的工作以整合生产制作,他们不仅需要负责腕表的组装、调校与装壳,还要负责腕表的销售。

这12枚5516表款的游丝、擒纵叉、宝石、螺丝、摆轮和其他零件的组装与生产,由多家位于汝拉山谷的小型公司负责,它们专为爱彼提供零件。空白机芯(基底板和桥板)由Valjoux企业生产,日历功能的“时针传动”(cadrature)机制则是由独立工艺师阿尔弗瑞德·奥贝尔(Alfred Aubert)制作。爱彼的制表工艺师负责管理这些业务,并组装与调校机芯零件。最后,他们为腕表进行表面装饰与装壳,再经过零售商网络销售时计,或是与其他全球知名的企业建立合作关系。

编号5516的表款是爱彼史上一枚相当出色的时计,它根植于创新和传统两大特色所体现的平衡美感中。这枚腕表为钟表界绘制了一幅充满发展远景的蓝图,因为它是全球首枚在表盘上显示闰年的万年历腕表,而且36.5毫米的直径在发行当时更属规格相当大的造型设计。然而,它也深深回顾过往,因为它非比寻常的制作正是18世纪汝拉山谷établissage制表制度所催生的成果。换言之,就是源自裘勒ㆍ路易ㆍ奥德玛(Jules Louis Audemars)与爱德华ㆍ奥古斯特ㆍ皮盖(Edward Auguste Piguet)自爱彼1875年创建伊始就引以为荣的一项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