椭圆时光

得益于盘绕主发条的发明,自十五世纪开始,时钟的尺寸得到很大程度的小型化。紧凑的发条机构为时钟机制提供必要动力,就像重铁和铅块为大型公共塔钟和早期家用挂钟提供动力一样。
 
到了1500年,机械钟日益精进的小型化和便携性,催生出一种全新的时间测量工具——机械表。十六世纪面世的第一批机械表,不仅在当时十分昂贵,同时也极为罕见。它们拥有精美的打磨装饰和细腻的雕刻纹路,主题通常是寓言和神话,还有花朵和叶饰。

十六和十七世纪机械表的主要造型之一,并不是后来成为腕表主流的圆形设计,而是通常被称为“纽伦堡之蛋”的卵形:一方面表明它的发源地,同时也强调出它独特的椭圆造型。以今天的标准来看,这些都算是大型表,因为它们沿用了当时的时钟技术——冠状轮擒纵机构。机械表一开始是固定在项链上,后来才系于腰链上,经过数百年的演进之后才有了怀表的出现。

1567年。将表当做项链佩戴的一位高官肖像。 纽伦堡。专题特写。日耳曼国家博物馆。

椭圆造型不仅为搭载冠状轮擒纵机构的坚固机芯留下空间余裕,同时也为表盘提供更多现实复杂功能的空间。通常,由单指针在圆形刻度圈上显示时间,而日历和∕或闹铃配置则位于其上方和下方,这样就充分利用了椭圆形表盘。至于那些没有复杂功能的椭圆形表款,圆形时间显示外围则装饰有细腻考究的雕刻。

1567年。将表当做项链佩戴的一位高官肖像。纽伦堡,日耳曼国家博物馆。

到了十七世纪中期,椭圆形几乎被圆形取而代之,圆形俨然成为怀表的代名词。无独有偶,采用其他造型制作的表款也陆续面世,包括极为罕见的十字架造型在内。随着游丝的发明,表的精准度在1650年代获得飞跃性的提高。同时,由于采用工字轮和杠杆的高效擒纵机构的出现,使得制表师能够创造出更纤薄的设计:在常见的圆形之外,也尝试制作不同造型的表款。在十八到十九世紀初期,工匠们创作出花朵、乐器、昆虫和各式各样的造型表,其中有些设计更是稀奇古怪,同时富有诗意。

与十六世纪相比,椭圆形后来在很大程度上仍遭到忽视,直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新艺术时期(Art Nouveau),才再次卷土重来。新艺术运动受大自然启发,大量运用曲线、蔓藤花纹和其他来自动植物的造型。

在1910年代后期,一个新的时代——装饰艺术(Art Deco)时代——降临,同时也正是在20年代初期,椭圆造型首次出现在爱彼产品中。采用椭圆形设计的不仅有表壳,就连内部机芯也是椭圆形,如此才能与表壳完美契合。数款椭圆造型腕表相继面世,而且就像爱彼在1951年之前制作的所有腕表一样,每一款都是独一无二的作品。

1926年。椭圆形腕表机芯。爱彼档案。

1920年代。椭圆形表壳腕表。爱彼档案。

二十世纪六十和七十年代,是爱彼椭圆形腕表的第一个黄金时期,这也是在制表及其他领域竞相进行设计和造型尝试的一个时代。在1972年设计皇家橡树系列之前,Gérald Genta创作出当时最迷人的几款椭圆形腕表。

当时还采用了丰富的手法来诠释椭圆造型:水平、垂直、或宽、或窄,搭配一体化链带或皮表带,以及女士款和男士款。这些腕表通常镶饰有贵宝石和硬宝石,呈现出迷人的色彩和质地。其中有些是独一珍品,有些则是属于数量稀少的批量生产。有几款是爱彼博物馆典藏中的重要文物,因为它们体现了创意设计、多元材料的运用,以及出类拔萃的工艺。

在这些腕表的影响下,爱彼于1995年推出了全新千禧系列腕表。近25年之后,今天,千禧系列仍是挥洒大胆创新和原创设计的画布:包括具备偏心表盘的椭圆造型、贵宝石和硬宝石的巧妙运用,以及做工细腻考究的精美链带。它们洋溢着十足的现代感,同时也巧妙呼应其系出名门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