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彼表有一个手机版网站

切换到手机
腕表服务森林

基金会

腕表服务森林

爱彼基金会自1992年起在环境保护及提高青年认知的框架下竭尽所能保护全球的森林。
爱彼基金会委员会主席由Jasmine Audemars女士担任,她是1992年创建基金会的Jacques-Louis Audemars 先生的女儿。
基金会获得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提供的科学合作支援;IUCN联盟是一个国际性的组织,总计1000名左右的政府和非政府成员,人人对森林保护专题克尽职责。

基金会

最新项目

马达加斯加:生态多样性的保护

一座斗志高昂的城乡社区就是对抗生态多样性灭绝的最佳藩篱。瑞士非政府组织ProAct Network网络秉持这项坚定的信仰,落实由爱彼基金会在岛国西部Ranobe所赞助的项目。
十座列为优先处理的特区享有重植传统植物品种赞助计划的支持。在这些重建耕地上的收成、据以制定的一项环保旅游计划以及为收成创造销路等,均可让受惠于这项计划的居民增加收入,改善生活条件。

巴西 : 家族农业

在塞拉多(Cerrado),无边无际的大草原惨遭矿业开采活动、火烧地及单一作物耕种法等的蹂躏破坏,爱彼基金会不仅提供资金建立家族式苗圃,同时还资助青年农夫参加阶段培训课程。这些创举是瑞士新教互助协会(Entraide Protestante Suisse)规划的项目之一,目的在协助农家重建他们土地的生物多样性,进而走出贫穷的恶性循环。

一滴水基金会的“萨尔瓦多项目”

种植12000株植物以抑制造成水源干涸的地质侵蚀、提供住家新鲜产品、建造200座以经济实惠木材烘烤的暖炉,同时安排500名年轻人在教学车间进行专业培训,上述项目就是爱彼基金会在支援一滴水基金会(由太阳马戏团创始人Guy Laliberté成立)所倡导的萨尔瓦多全面计划时所落实的具体内容。

印度:“树木是我最好的朋友”

非政府组织“人性化人对人(Humana People to People)”所倡议的项目首先就是在印度哈雅纳(Haryana)和中央邦(Madhya Pradesh)的十座城市里建造苗圃。
由孩子们进行的种植活动伴随着相应的主题计划,而指导他们的正是在这个项目范围内特别培训的教师。总计10000多名孩童参与其中。
成年人则在教师和学童推动各种盛会活动时积极投入项目的运作中。

印度尼西亚 : 在婆罗洲的深处

在婆罗洲高原原住民论坛(FORMADAT)内举办,达雅克族需要各方支持,以重建古老的农耕作业方式,进而取得有机作物标签,让住民能以好的价钱销售产品,而成为他们土地生态多样性的守护神。
“ 在婆罗洲的深处”这个项目由印度尼西尼和马来西亚双方政府联袂倡议,而由爱彼基金会赞助的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International)则积极投入其中,全力推动项目的具体落实。

巴西:苏瑞部落的PAMINE项目

爱彼基金会在瑞士公益协会Aquaverde的穿针引线下,提供经费赞助苏瑞(Surui)部落,让他们在所管理的五座苗圃内种植10万多株的植物。
苏瑞部落在1968年首次和外界接触后濒临灭绝,目前计有1300多人。他们毅然决然地投入先民所留下的森林产业的重建工作,全力让这项结合古老传统和现代管理的核心生活方式得以世代传承,绵延流长。

重建因火灾、暴风雨、滥砍滥伐以及自然老化等因素而遭蹂躏摧残的森林。

塞内加尔 : 重建红树林

在“渔民与水产商协会(Association des pêcheurs et mareyeurs du Balantacounda)”的请求下,基金会出资在卡萨芒斯河(Casamance)重新栽种红树林并复育养殖水产。本项目也获得三十多年来活跃于非洲地区的“新地球(Nouvelle Planète)”组织的响应,他们进一步协助渔民发展可带来额外收入的其他专长,以抑制人口外移的现象。

纳米比亚: 守护树木的孤儿

面对纳国日益加剧的沙漠化问题,本项目侧重的方向是在树木复育的新生地上重建植物
聚落,并由五百名孤儿负责照料两千株树木。近两百名志工经过四十多名项目经理培训
后,负责协助孤儿并带动工作小组。内容除树木养护之外,还包括艾滋病宣导与健康及
营养谘询。

法国: 狗头(tête de chien)岬角

这是爱彼基金会的首项公益成就。对法国的护林员而言,这座俯瞰摩纳哥的岩丘的退耕还林可说是一道壮举。在这座1986年至1989年期间遭森林大火吞噬的陡峭斜坡上,我们用双手亲自种下了六千株20多公分高的阿勒颇松树。
为了能重建原始的生物多样性系统,我们在峭壁中挖掘50多公分深的坑洼,种植生机盎然的灌木聚落。

印度 : 喜马拉雅山上的迷迭香

位于喜马拉雅山棱线分支上的奈尼塔尔地区(Nainital)正面临乡村人口外移的威胁。非政府组织“互满爱人与人(Humana People to People)”在当地种植两万五千株的树木与灌木,用以稳固阶地并丰沛水源。此外,该组织还配合成立用水管理与回归传统农法等工作小组。
田边也遍植备受都市人青睐的迷迭香,为农民带来额外的收益。

葡萄牙: Tapada de Mafra国家自然保护园

Tapada de Mafra国家自然保护园距离里斯本北部40公里,过去一度是皇家狩猎园。
2004年惨遭祝融之灾后,几乎烧成一片灰烬。在清除整理园内满布焦木的地面后,Tapada的负责人在无法自然造林之处重新植树,遍植软木栎树。由于火灾后许多动物重新回到园内,因此每棵树苗周围皆架设防护措施,以保护植物免受回笼动物的蹂躏破坏。今天,园内设有“爱彼教育小径”,提醒人们爱彼基金会在此自然环境重建计划中所投注的心力。

法国: 凡尔赛“三角厅

在1999年的暴风雨袭卷过境的翌日,凡尔赛大特里亚农宫(Grand Trianon)的庭园满目荒凉,只剩一片碎瓦颓垣。
在由国家历史古迹首席建筑师所带领的十年考察研究结束后,专家开始筹备将庭园恢复成1704年原貌的重建计划。爱彼基金会和凡尔赛之友(Amis de Versailles)携手合作,
共同推动此一计划。爱彼基金会资助栽种植物的庭园工程,以重建三角厅(Salle triangulaire)的外观,竭尽所能使其恢复1704年的旧观,让访客得以一睹风采。

提升青年…以及其家族的环保意识

墨西哥: 辉哲人(huichols)朝圣之路

辉哲人(huichols)朝圣之路是名副其实的“巡回大学”,它保存了这个民族独特文化的重要遗产。位于萨卡特卡斯州(Zacatecas)东部的朝圣之路横跨受都市化和密集农业威
胁的独特群落生境,有鉴于此,当地政府将此路径划定为自然保护区,希望能透过此举,
让本遗迹得以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世界遗产名录上,并与圣雅各布布德孔博斯泰尔(Saint-Jacques-de-Compostelle)朝圣之路共享相同等级的保护。

肯尼亚: 基库尤部落生态旅游

本项目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UICN)发起并获得基金会赞助,目的在融合旅游与可持续发展,同时与地方居民合作叁与各项活动。本项目已成功推动培训动物巡警与导游的一系列课程,并在基库尤(Kikuyu)部落山地上设置可通行的路线标记。

瑞士: 森林博物馆

奥勃纳谷地林园森林博物馆(Musée du Bois de l’Arboretum du Vallon de l’Aubonne)典藏独一无二的古代物品与工具。在基金会出资赞助下,这所私人博物馆在一处旧农舍中立设全新展览场地。新设的展览场地主要用于陈列十六与十七世纪汝拉山谷赖以维生的制桶业相关藏品。

香港: 提高孩子的环保意识

“香港保护儿童会(Hong Kong Socie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Children)”照护着分属于25家特别机构、2500多名未满12岁的孩童。
1998年12月,一场大型晚宴让协会募得了足够的资金,举办一场提高孩子森林保护意识的活动。1999年春天,来自各地的孩童参加了在协会土地上亲自植树的造林活动。这些全新的绿色空间对这座过度都会化的城市弥足珍贵,它们除了是轻松休闲的好去处外,同时也让孩子能看着一座绿意盎然的公园逐渐枝繁叶茂,生生不息。

哥伦比亚: 斑比之家

日内瓦的“协助儿童(Aide aux Enfants)”协会在哥国设有七所收容街头流浪儿的儿童之家,同时每年发起认捐活动,为儿童之家的营运募资。
基金会以出资认捐的方式协助协会设立哥国首创的提升儿童环保意识课程,并在协会下辖的七间儿童之家内使用。

瑞士: 栗曙(Risoud)森林探索小径

为了纪念爱彼表厂长达130年的悠久历史,爱彼基金会出资在栗曙(Risoud)森林内辟建“探索小径”。栗曙森林位于汝拉山谷(vallée de Joux)内,是这座壮阔山谷内的自然瑰宝之一。探索小径的起点为一幢森林小屋,透过十面解释自然生态的告示板,踏青者不但可一览栗曙森林的壮观景色,也可认识森林内动物区系、植物区系和地形的种种特色。

美国 : 纽约森林

位于布朗克斯区的纽约植物园包含一座占地16公顷的森林,是用以兴建城市的原始森林开垦后硕果仅存的部分。爱彼基金会积极赞助其中一个相关的研究项目,重申这个幸存于繁华都会区的生态系统的价值。
为了补充这项森林保护研究的不足,我们另请专人设计了一道教学设备,协助访客了解这个群落生境,并提高他们的环保意识,让他们了解森林在大自然的平衡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泰国: 庞西达公园

自1982年庞西达公园(Parc de Pang Sida)成立开始,公园四周村民就看着他们的腹地逐渐消失。
泰国世界自然基金会为六十多名巡警、村镇干部和教师推出大规模的培训计画,内容包括沟通协调与提高环保意识。
一般认为长期项目示范小组的设立将为村民与公园丰富的自然资源营造双蠃局面。

瑞士: 米埃库尔(Miécourt)植物园

1999年12月的一场暴风雨几乎将汝拉州(canton du Jura)阿茹瓦地区(Ajoie)的所有高干果树连根拔起。在此一天灾肆虐过境后,若不采取紧急保育行动,数种原生树种极可能遭逢濒临绝种的危机。有鉴于此,爱彼基金会资助植物园培育80棵原生树种,以建立珍贵无价的基因数据库。这些树种让专家得以再接再厉,进一步找出预防广适性植物濒临绝种的对策。汝拉山谷的果树生态具有独一无二的生物多样性,而广适性植物在维护果树生态上扮演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法国: “认识托湖沼(ENVIE DE THAU)”

爱彼基金会的首要关注重点为森林环境,而透过参与这项计划,基金会更得以将触角延伸至不同领域。这是第一项推出儿童关注舄湖环境保护活动的计划,活动中的舄湖特指位于赛特(Sète)附近的托湖 (Etang de Thau)。

中国: 学童环保教育

基金会资助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International)北京培训中心训练三百名种子教官,
并计画将来在中国境内各省培育一千名教师和教育十万名学童。

维护与重建生态多样性

日本: 宫崎研讨会

为了纪念品牌创立十周年,爱彼基金会资助举办首届“常绿阔叶林造林国际研讨会(International Evergreen Broad-leafed Forest Culture Symposium)”。研讨会不但提供热
带森林专家学者交流讨论的机会,也举办提高儿童环保意识的活动,以及出版教育性
质的著作。
多组儿童团队在会场栽种树苗,并参与会后举办的关注环境小组活动;工作小组开放给所有对此议题有兴趣的学生参加,目的在提高青年学子的环保意识。

马来西亚: 支援自然保护区

瓜拉雪兰莪天然公园(Kuala Selangor Nature Park)占地高达320多公顷。这个红树群落保护区吸引了不计其数的候鸟前来驻足休憩,是一座非常安全的候鸟中继站。
为了舒缓访客对整个生态环境所带来的压力,爱彼基金会在负责人的要求下,资助建造整座公园所需的指示标志。

加纳 : 提升阿兰藤黄(Allanblackia)油的价值

阿兰藤黄为热带森林常见之树木,主要以其豆荚提炼的油深受农产品加工业和美容业等的青睐。尽管当地居民目前并不使用这种油,阿兰藤黄油不但可部分取代棕榈油,对农民团体而言,这也是具有发展潜力的多元化产业。

瑞士: 电线地下化

在瑞士汝拉山谷(La vallée de Joux)中看不见任何一条高压电线:基金会首先出资叁与汝湖四周地下高压电线设置工程,之后更出资赞助跨越奥尔布山谷(La vallée de l’Orbe)国家高山保留湿地的中压电线地下化工程。

爱彼125周年庆的商业赞助

为了庆祝表厂成立125周年,品牌举办一项创意竞赛,请员工踊跃参与。比赛的奖金由企业以补助金的方式分配给十家积极协助处境艰难孩童的机构。
这些受惠的机构包括位于越南芹苴市、照护街头流浪儿的营养中心、两家位于汝拉山谷的机构、一家托儿所、一家接待多重残疾孩童的机构以及法国非政府组织“攀爬各自的珠穆朗玛峰(A chacun son Everest)”,后者主要为罹癌儿童安排登山及徒步旅行活动。

传承先人的技术,与森林重建以尊重为基础的和谐关系

哥伦比亚 : 还地高基人

基金会在致力捍卫高基人(Kogis)权益的非政府组织Tchendukua所购回的土地上,资助十二户印第安家庭在此安家落户,并发给每户人家安居所需的物资、工具和种子。
面对过去密集耕作所造成的土地干涸及污染,或甚至是因为使用落叶剂扫毒所造成的土壤沙漠化,高基人的任务是要重建土地上的生物多样性。

瑞士: “栎树产地”标签

桑冉(Changins)农业学校开设制桶业原生栎树课程,并邀请爱彼基金会资助 “栎树产地”标签的设计制作。相较于用在细木工或制造业的栎树,用于制桶业的栎树的售价为前者常见价格的十倍。而“栎树产地”标签机制可协助保护瑞士栎树林,使其永保生机盎然,展现无尽绿意。

厄瓜多尔: 培训环保守望员

在原住民团体(Shiwiar与Zaparas印第安人)提出募款维护生物多样性并自主提高土地利用价值等诉求后,基金会在非政府组织Arutam的监督下,出资在境内二十处村落培训环保守望员。培训课程不仅获得厄国当局认可,同时也符合厄国现行规定,使得村落里的森林被列为“人居森林保留地”。

秘鲁 : “丛林生机号”向印第安人启航

在爱彼基金会的赞助下,“丛林生机号(Selva Viva)”驶进秘鲁境内的亚马孙平原,向定居流域两旁、荣获亚马孙森林第一线守护者美誉的印第安人提供援助。
这艘船是法国非政府组织ARUTAM委托伊基多(Iquitos)当地的失业工人以传统造船工法打造而成。
船只除负责进行传统药用植物清查的科学任务并促进印第安村落的交流外,同时每年还安排数个月的公平旅游,将所得用于资助船只业务。

刚果民主共和国: 传统养蜂业

爱彼基金会资助一项由世界森林保护联盟(IUCN)所负责的计划,该计划旨在透过设立合作团体以增加蜂农的收入。经由此一计划,当地蜂农可成立制作传统蜂箱的工作小组,重拾这个在物换星移中而逐渐式微的工艺技能。过去数十年来,当地蜂农必须伐木采蜜,而传统蜂箱使蜂农不需破坏森林就能采收蜂蜜。

时间花园(Garden of Time)

“时间花园”让您能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走遍过去源远流长两千万年的株罗山脉。
素有大众教学公园的美称,时间花园介绍汝拉山谷从古生代到最远古“居民”出现时这段过程中地质、植物和动物志的演变,事实上,就在1969年,一只已死亡约16000年的猛犸在山谷中被发现。
基金会赞助整个项目的发展。

每一枚售出的爱彼腕表均提拨一部分作为基金会的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