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2日 GMT上午5时49分00秒

全新的爱彼伊比利亚半岛总部坐落于马德里 “3 Marqués de Villamejor”,这是一幢深具象征意义的楼宇,由知名建筑师Antonio Palacios亲自操刀设计。

爱彼甫将马德里的总部搬迁至Marqués de Villamejor街3号。这栋大楼是西班牙首都的几座标志性建筑之一,由名建筑师Antonio Palacios Ramilo设计,后者特别为人称道的巨作就是位于西贝莱斯广场(Plaza de Cibeles)上的Palacio de Comunicaciones宫殿,即现今马德里市政府所在地。

  • Audemars Piguet Lounge
  • Audemars Piguet Lounge
  • Audemars Piguet Lounge
RSS

名建筑师Antonio Palacios

1876年诞生于加里西亚地区的一座小村庄,Antonio Palacios大半生却是在马德里度过,而且其中几项最知名的建筑巨作就是在这个人文荟萃的府城内完成。尽管如此,这位才华洋溢的建筑师和他的出生地一直保持着深厚的文化与专业关系。Palacios最伟大的作品主要设计于1910和1926年间。,而后才逐渐转趋地方性色彩浓厚的区域派艺术。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他的作品总是充斥着其西班牙根源的印记,而风格则淋漓尽致地体现了16世纪西班牙仿银器装饰的建筑风格以及同一时期葡萄牙曼奴埃尔式的建筑与装饰风格。此外,他也同时深受表现主义艺术流派的影响。

Palacios的作品可依据他的精神状态划分为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起自1900终于1917年,这段期间他与早期的同窗伙伴Otamendui密切合作。尔后,也就是自1917年开始,Palacios孤军奋战,将个人所有的精力投入建筑设计与城市规划。就在这个时期,其宏伟壮观的设计风格日渐强化成型。自1936直到其辞世的第三个时期,他过着与世隔绝的独居生活,所绘制的作品不外是荒诞不经的异象与幻觉。一直到1926他设计了马德里美术馆(Círculo de Bellas Artes de Madrid)的那一年为止,他的作品总是在高潮迭起的精彩表现中博得满堂喝彩。在这座象征他职业生涯巅峰的建筑巨作后,他的设计师光环渐次褪色,全盛时期的点点滴滴也慢慢地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Antonio Palacios似乎对文物古迹风格的演变以及公共建物的设计概念感到相当失望。1945年,他在马德里El Plantío区自己亲自设计的一所简陋的屋宇中与世长辞。

最能体现Antonio Palacios作品风格的三座马德里建筑物分别是Palacio de Comunicaciones宫殿(现马德里市政府所在地)、Jornaleros de Maudes医院(现马德里自治区交通部所在地)以及Cariátides楼宇(塞万提斯学院院址)。

此外,Antonio Palacios为人津津乐道的成就还包括西班牙首都地铁运输系统最早期的几个车站内部的设计。事实上,马德里地铁一开始的几条线路的通道和外观以及名闻遐迩的菱形标志就是由他亲自操刀设计。

Marqués de Villamejor街3号:爱彼在伊比利亚半岛的全新总部

1908年,这座布尔乔亚建筑就在原籍León、创建Mantequerías Rodríguez乳品商店(其后代子孙一直居住在此区)的企业家Tomás Rodríguez的要求下而建造。今天,这座建筑已正式名列受保护的艺术与历史文物古迹。

事实上,若仔细观察这座建筑,我们会发现Antonio Palacios非常善于以植物和装饰凸显个人独特的设计风格。因此,建物的门面和内部巧妙地融合花卉与几何装饰,体现了建筑师所受到的维也纳分离派艺术的影响。在Antonio Palacios的所有建筑创作中,这幢楼宇堪称最接近现代主义艺术流派的一项大作。

Palacios对创作秉持着非常严谨的态度,讲究每一个细节的设计,正因如此,即使是不起眼的房门把手或外观,在今日依旧能看到他当年设计所展现的巧思。在此,他对精工润饰着实费心,甚至一般人根本不会留意的排水系统都镶嵌着细腻的装饰图案。

Calle Marqués de Villamejor坐落于马德里萨拉曼卡区的小街上,总计包含三座由Antonio Palacios设计的建筑物。而其中一座甚至是知名哲学家Ortega y Gasset的故居。

享誉盛名的建筑师Tarruel与这幢楼宇比邻而居,负责彻底翻修的工作,他表示:“这项翻修工程需要几乎如外科医师操刀般的悉心投入,以及钟表师傅分毫不差的精确度。”当爱彼决定将总部乔迁到这座建筑的二楼时,这样的言论就某种层面来看似乎成了先知性的预言。

至于全新办公室的装璜,爱彼已将这项重责大任委托cabinet CGR Arquitectos公司,而且后者也不负所托地将品牌的根本价值完美融入其特色风格中。其中如橡木材质的细木护壁板、植物展现的绿意以及墙面和织物的净白都让人不禁遥想起瑞士汝拉山谷的自然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