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的怀表
2011年1月17日

21 世纪的怀表

筑在爱彼博物馆屋檐下的一间小工坊中,Jean-Charles Bratschi全神贯注地制造着老式怀表。他必须花将近一年的时间来建造这些令收藏家痴心迷恋的独特钟表。

RSS

从背心口袋里掏出一枚才,告知询问的路人准确的时间…这优雅的动作姿态对一些人来说,实在有点落伍了,但对一群醉心这类钟表的爱好者来说,他们仍然乐在其中。在爱彼博物馆最顶楼的落地窗工作室中,Jean-Charles Bratschi独自一人,默默地以传统工艺,从头到尾精心制造怀表。"譬如说,在典型的款式中,我正试着制造三问表,配备万年历、码表和双追针计时功能。这机芯可以装配在黄金、玫瑰金或灰金、钛或白金表壳中,取决于顾客的要求。"

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制作过程,因为完成一款表必须花费约九个月时间。"我可能要多次来来回回地调整检验 638 个组制成自鸣表的零件,以确保所有的运作精确完美。我有时甚至会重新锉磨某些组件"。他的作品总是受到收藏家们的喜爱。有些收藏家甚至远道而来亲自拜访钟表大师。Bratschi 还记得一位六十多岁的美国人,穿着一件背心,佩戴着爱彼大复杂功能表款(Audemars Piguet Grand Complication),像极了来自另一个时代的古人。"他告诉我,他是某个大复杂功能钟表收藏者俱乐部的成员。他们定期聚会,自豪地炫耀自己的钟表宝藏,就像收藏玩具火车或极有价值的老邮票一样",这位已在爱彼工作 31 年的专家微笑着叙说。虽然他并不认为怀表会再次成为时尚潮流,但他决心保证要守护这逐渐消失的祖传工艺和文化遗产。